莫'殷*貓醬的鬍鬚上綁蝴蝶結€ ̄~ ̄‘£

常去別家聽故事 自家緩慢更新

有所偏愛 但基本全都喜歡

我的喜愛不敢說永遠,但會在喜歡的時後支持著你們

我的噗名,就是這樣唸(隨意唸吧)

文筆和慶成個性各種OOC吧

貓醬系列大概就是這種風格

http://moin4news.lofter.com/post/1e22ba47_10c72836

關於這陣子主母(w)所謂粉絲無關他喜歡誰,只是在於他個人是什麼定義的存在
笑而不語(略有耳聞卻不會刻意找來看

唯一好奇:跟WB那位同人嗎(w
前陣子才聊到他個人行為上的特別
是刻意開了樂乎來嘲諷自己的不正經
還是之前就有只是現在公開加了踢狙唉

這不是我的重點,我只是想說貓咪醬的故事我本來是想先發半架空的短系列,不過在這之前先讓我發個放飛自我(對,是我)的貓醬短篇系列

喜歡手越增田的"四季彩"難得會在前幾天的廣播上再聽見

小飛俠和戀延季和給不懂戀愛的你及綠色藤蔓我會發的(說多了會不會沒公信力/血族那篇後續直接在外連的筆記本上修改不會在重新放了

貓醬的尾巴上喝杯熱奶茶

啊,貓醬系列是沒連結性的小故事,主小山...all山吧?
清水貓醬的九條尾巴開載了

他是隻貓卻不擅長待在高處

小山側背著一個素色包快速在黑暗的天色的巷弄之間跑著,包看著鼓鼓的卻沒多大重量是因為包裡裝的是一封封的信。
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泛著天光讓表情緊張的抖了抖身子沒停下步伐爭取在天亮前將信送完

小山瞇著眼拿出鑰匙打開大門,雖然疲憊但還是規矩的將脫下的鞋白擺好往廚房直去,聽著身後大門關上時的咖噠聲

替自己泡了一杯甜膩的熱奶茶窩在沙發,喝了口奶茶滿足的呼嚕了一聲,攤在沙發中因困倦而不斷眨著眼,拉直身子

『原來自己養了一隻貓』加藤心裡這樣想著

從小山打開大門時就從書...

流水年華-雙子。
風雨欲來前的寧靜感,舊文重發

淺羽家雙胞胎的假日,此時在自家客廳裡行進

”恩?下雨了,悠太”

躺臥在沙發佑希在滴滴的水聲中從漫畫期刊裡抬起了頭

”下了一陣子了,佑希弟弟你不會現在才知道吧”

隨著佑希的視線看像被雨沾濕的窗戶,悠太故作驚訝的玩笑般口吻

”冬天下雨,更冷了”在沙發上佑希光光的雙腳互相踩著

”做晴天娃娃”

”啊!悠太哥哥還真是聰明”佑希直視著悠太故作高興的玩笑般口吻

”冷了就去房間拿外套出來穿”

靜默的與佑希對視了一會,靜靜的吐出一句

”我馬上就回來”

舉起一隻手向老師乖乖的說著,穿著拖鞋慢慢走回房間

”恩”

看著佑希的緩慢的步伐,悠太走到...

(睡醒了,迷濛清醒中
這裡禮拜有可能發也,沒發文的話下禮拜也會開始的

從前慢小段子

"看這裡,拍一張"

"你拍的是我,連我自己也不能看?"
伸出手想接過手機,看著往後縮的手

"嗯,不可以,只有我能看"

過了一年多好像從熟悉的朋友變回擦肩而過的陌生人

早晨,迷濛的走進廚房
將早餐端回桌子,坐在和沙發之間的地板

一口一口的咬吃著

看著許久沒有通知的寄件人

端看著信封,裡頭只有對方同一個角度的拍攝

那年,他眼中的自己

我喜歡聽別人唸"從前慢"第一次是聽王青念
很喜歡(低沉的男聲/喜歡的詞
不過現在只能聽到女聲...

他因為常找準時間打瞌睡點頭點著像是在釣魚而稱呼為船長,是咖啡廳店長的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
店長卻在還是高中生時和搬來的新鄰居金髮成了朋友
直到現在他們都是已經是二十來歲

金髮的他和紅色俐落短髮的他同事是最合拍的

笑顏常開的金髮常被店長戲稱為彼得潘,像是個長不大的孩子般令人羨慕,紅髮卻總說金髮才不是彼得潘,至少他現在這種模樣不是。

船長總是靜靜的待在咖啡廳一人坐的位子上點上一杯咖啡做上一天,店員們都已經很熟的知道他是店長的朋友

大家問船長他的職業是什麼,他只總笑著沒說,坐著一天就只是看著自己崇拜的店長拉花時的姿態
船長一直認為金髮是店長永遠陪伴的對象

咖啡廳雖然有一定的客源,但不管如何身為店長...

❇  ºั◇ºั)ノ   ≈・ω・≈ノ

整理至七月十五號(下次整理更新後這篇會刪除


可以收藏第一原始整理↓這篇

http://moin4news.lofter.com/post/1e22ba47_e7214bf

標題和之間連結有錯誤或網址失聯的還麻煩跟我說聲。

有標題卻沒有連結的是初稿整理還沒發表


(不過邊整理邊不意外又有點驚訝的六月到現在七月中公開的不到五篇(鎖起來的倒是超過…


被樂樂隱蔽那篇放上外聯了

http://moin4news.lofter.com/post/1e22ba47_108b35a7

尋找自己離家遊玩的九條尾巴的貓咪

歷經起伏終於找到化為人形的八條尾巴們
還有一位遲遲找不到
和八條尾巴們在人類社會縱慾遊樂之後
終於化了點心機
吸引出了一直跟在他們身邊的第九條尾巴
全聚首之後
他才明白一直沒出現的他才是主身
一直在找尾巴的他原來才是第九條尾巴
主身將先早八位尾巴歸回自己身上
第九條尾巴一直維持著人形伴在左右

(別問我是什麼(文筆不好又容易怠惰的人還是沒辦法啦

(鬍鬚上的我還在休息中
(睡醒再說,如果能等到我的睡眠期結束

該來的還是來了

放這麼多天,也沒事

剛睡前一讓KS見面就不行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668/sh/5c6209b0-94e1-48a4-ba24-544dcae7ed13/98616e6edfee8f6b059b753fad6bb9b2

睜著眼睛的休眠時間又被打擊(哭笑不得

我要改暱稱

睡覺去了,晚安早安

增田生賀文_紅棕熊喜歡的花香伴隨著蜂蜜

″手越去準備。"加藤將花籃擺在身旁待機,用著增田常說起的低沉嗓音唸起自己的筆記電腦中自己通宵寫好的口白『兩人一起主持的廣播節目播放音樂的空檔中,手越心裡害羞著裝作隨意的講袋子推向增田』


“給我的!鞋子…謝謝,你這是害羞了嗎,害羞了啊” 


增田調戲著捂著臉大聲笑著的手越 ,將袋子收好


“massu生日快樂…OK!nice~”


音樂結束繼續的廣播中比平時不同的是增田開朗的笑了好幾回和手越每次害羞就會拔尖的音調


結束廣播,增田揮著手中的袋子向手越道別,愉悅的去商街逛街


『增田桑走著走著...

© 莫'殷*貓醬的鬍鬚上綁蝴蝶結€ ̄~ ̄‘£ | Powered by LOFTER